醉染白梦

【羡澄】养成系列⑤

❺走丢了?!

江澄走丢了,在一条购物街中走丢了。

江澄明明记得他刚还牵着魏婴的手怎么一转头魏婴就不见了。

江澄左瞅瞅右瞄瞄,都没看到熟悉的身影。江澄慌得快哭出来了,也是真的哭出来了。几颗金豆豆挂在眼角上要滴不滴的,看起来格外委屈。

江澄凭着感觉摸索着魏婴可能会去的地方,一个小孩子在购物街中乱走。看到旁边阿姨叔叔都胆战心惊的。

魏婴很慌,非常慌。他把江澄弄丢了。

他不过是看一件自己很中意的衣服,转头想问问江澄的意见,结果发现江澄不见了。

天晓得当下他是怎么跑出去的。

他不知道江澄能跑到哪里去,更不知道那么小的孩子自己在不熟的地方会怎样。

魏婴急急忙忙的跑去服务台,让他们帮忙找孩子。

江澄坐在一张沙发上,看着来来去去的人,在看看坐在一旁安慰他的小姐姐。越来越想哭了。

江澄坐着坐着,觉得还是回原本的店等魏婴的好,但是他不记得那家店的位置了。

他又瞎晃的一段路,然后一带着墨镜穿着西装的人站在江澄面前。

“小弟弟,我是你亲人的朋友。我带你去找他好不好。”男人好音好语的劝着江澄,见江澄点头之后欣喜的抱起他往他的车里走去。

觉得好不容易能见到魏婴的江澄,放下心来后就睡着了。

男人见江澄睡着之后,加快开车速度往工业废墟场去。

魏婴没在商城里找到江澄,整个人慌得一批。正想打电话求助江厌离的时候,接到了一通勒索电话。

“你们不要动他,我现在过去。”魏婴冷着脸说道。

“行,我就在这等着你的50万。”男人忍不住的哈哈大笑,终于让他有机会可以坑了魏婴那小子。

魏婴的心情从来没这么差过,他几乎全在超速的边缘赶去工业废墟场。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刚好赶上下班的时间,路上堵车了。

魏婴到的时候已经天黑了,他一脚踹开工厂的大门走了进去。

他看到江澄被绑在后面的椅子上,脸上挂着泪痕,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他。

那脸颊上,有细小的一条红痕。发现这个的魏婴恶狠狠的瞪向坐在一旁乐和的看着他的男人。

“魏婴啊魏婴……你居然也有今天,为了一个小孩,至于吗。”男人从暗处走出来,手中的小刀转啊转的。

“至不至于不用你说。但是他,谁也不准动。”魏婴也不畏惧他手中的小刀,直接朝男人脸上招呼一拳。

魏婴小时候架打的很多,遇过很多种武器。只要不是枪,魏婴基本上都对付得了。

男人被打的节节败退,手中的小刀每次要刺中魏婴的要害时又被他躲过去。但这小刀明显也是新刀,魏婴身上也挂着些伤。

江澄在旁边看的声音都不敢发出来,只能抽抽搭搭的掉泪。

魏婴一脚踢开男人拿着刀的手,然后踹倒男人踩在男人的手上。

“拿着刀还不会用刀,我看你之后还是别用了。”魏婴用脚揉了揉男人的手腕,逼着他放开小刀。

也就在此时,警察赶到了。

魏婴瞥向门口,然后把脚下的男人踢给警察。

“呜……婴哥哥……”魏婴轻柔的把江澄给抱了起来,然后带他回家。一路上他一句话都没说。

“哥哥不气不气……”江澄站在魏婴的脚边,怯生生的拉着魏婴的裤管。

魏婴闻言低下头看着江澄,然后任命的叹了口气。

“我没气,我气的是伤你的人。”魏婴揉了揉江澄的头发,然后把一碗米糊放到江澄手中。

“江澄啊江澄,你真是我这辈子的劫了……”江澄不是很懂魏婴在说什么,只知道晚餐做好了,魏婴也没再生气了。便开心的笑了笑。

潦草的画画,梗图在第二张

邪教慎入,忘羡粉勿进

【澄羡】日久生情

阴阳师澄X九尾妖狐羡

默默问个,你们会想看这篇的车文吗?(这是一个作死的作者

1

江澄是一名阴阳师,强到快要可以收服许多实力很强的妖怪。

但是江澄不想,他懒。

平时家里只有几个小式神打扫庭园,和几个武神守着家门。

2

江澄今日下了山,去了北方的兰陵找亲姐顺便去看看他的小外甥。

他亲姐江厌离两年前嫁给了兰陵的金孔雀金子轩,然后生下了一只白白胖胖煞是可爱的金凌。

江澄今天的心情很好,特别好,如果忽略他回到家时看到守着家门的武神欲言又止,灵力低微点的式神唯唯诺诺的不敢看他。

踏进家门后,江澄才知道为何他们会有如此的神情了。

3

那是一直很大只的狐狸,五条尾巴的。

黑红色的狐狸现在趴在他家庭院里,黑色的毛上染着一大片又一大片的红色血迹。

血不断的从伤口里流出来,染红了一大片草地。

江澄很不想管这只狐狸,把他放任在庭院里好象也不好。苦思之下,江澄还是命人处理好他的伤口并安排一间客房给他。

江澄坐在狐狸的旁边,看着黑的发光的皮毛,有些手痒。

但在手摸上去之前,狐狸醒了。

4

一双红眼谨慎的看着江澄,狐狸站起身子,尚有些不稳。

“欸,你身子还没好。”江澄看狐狸要起身离开,赶紧拉住他其中一条尾巴让他留下。

尾巴被扯的狐狸,对江澄呲牙咧嘴了一下,然后又乖乖地坐下。

“你乖,我不会拿你怎样的。要想杀你,我刚早就杀了。”江澄坐在地上,一手撑头有些狂傲的说。

狐狸歪着头思索了一下江澄说的话,觉得有道理,也就没再露出一副想吃人的表情。

然后狐狸就变成人形了。

是一个少年,看着年岁不大但是身上缠满着绷带,有些还透着血迹。

“我叫魏婴。多谢公子救了我。”魏婴乖乖的坐在江澄前面,整个人就像刚被训斥过得小孩子一样。

魏婴感觉的出来前面这个人是一名很强的阴阳师,他也不想招惹他,只能先低声下气的努力讨好他。但是身上负着伤,然后一件衣服都没有,魏婴觉得有些冷。

他很后悔干嘛露出人形,不仅没有皮毛帮他取暖,还有很多东西该注意。

江澄再怎么的心大,也发觉眼前的小孩在微微颤抖。江澄不知道他是怕冷还是畏惧他,反正他是脱了他的外袍给他披上。然后就走了。

魏婴楞楞的抓过江澄的外袍,然后裹住自己的身体,才用着不怎么熟练的两只脚战战巍巍的走去窗边看看。

5

魏婴是被敲门声吵醒的。

他一走下床就差点萎了脚,天晓得人类到底是怎么用双脚行走的!

魏婴其实很早就把自己练到可以化成人形,但他坚持着自己是一只狐狸就不用双脚走路。以至于他到现在还不会用两只脚走路。

放弃使用双脚的魏婴变回原本的狐狸模样,去给不断敲打着门板的人开门。

开门倒是没见到人,倒是见到一只小兔子。

小兔子一见到是狐狸吓得差点把手中的瓶瓶罐罐汤汤水水全泼在狐狸的脸上。

“狐,狐狸先生……我,我奉主人的,的命给你送药跟吃食……”小兔子吓得话都说的不利索,拿着托盘的小兔爪子抖得都快把药给潵了。

“知道了,你放里面就好”魏婴看着面前抖成筛子的小兔子,很是想玩弄玩弄一番。但是他手上还拿着他主人要给他的东西,终究还是不要浪费的好。

小兔子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将托盘往桌上一摆就逃也似的溜出去了。

魏婴又换回人形,坐在地上给自己重新包扎并顺便感叹一下他身后的尾巴。

“没了九条尾巴……”

6

魏婴在江澄家住了好一点时间。身上的伤口养好了差不多,期间也练出第六条尾巴。

江澄躺在魏婴身上,身上搭着他的一条尾巴。

“我说,你之前是怎么了?”江澄爱不释手的揉了揉魏婴的尾巴,小心翼翼的提起魏婴可能不想听到的事。

“没怎么了,被袭击了而已。”魏婴掀开眼皮,瞥了一眼江澄。

被一群无耻的盗猎者袭击了他的部落。

当魏婴接管这个部落的时候这部落已经快被灭亡了。他们是少数的黑狐族,更是少数的拥有上帝的恩赐的狐狸。

他们有上帝的恩赐,他们比别的狐狸更为强壮,比别的狐狸更耐打。但是同时也是这点,让许多人垂涎他们的能力。

他们已蛮力强行收服他们,让狐狸为他们做牛做马。抱走幼狐培育他们,杀了老者以防碍事。

一支狐族就这样在盗猎者的不断攻打下,逐渐支离破碎。而魏婴为了救剩下的族人,不惜拖着本就重伤的身体与他们在拼一死绝。

魏婴引了四条尾巴的力量将他们都轰走,保住剩下的族人后。浑浑噩噩的走到江澄的居所休息。

“就这样。”魏婴简介扼要的说完事情的经过,晃了晃身后没被抱住的五条尾巴。

“所以你原本是九条尾巴?”江澄惊愕的揪住魏婴的毛。

“对啊,惊不惊喜,刺不刺激,意不意外?”魏婴打趣的说到。

“好惊喜,好刺激,好意外。”江澄难得好脾气的回答了魏婴的不正经问题。

7

魏婴在江澄家待了两年,魏婴一直是以伤员身份居住于江家大宅内。

江澄也没有赶他走,表面上是很想赶魏婴走的,但是内心却很想要他再多留一会。

哪怕是一个月也好。

魏婴晃着七条尾巴在江家大宅内乱晃,时不时去逗逗江澄的式神,或是去跟江澄的武神切磋打架一番。

江澄撑着头看着魏婴身后的七条尾巴,觉得有些奇怪。

“喂,魏婴!”江澄出声喊道,顺便出手制住武神的下一步动作。

“什么事呢江澄,我正打的尽兴呢!”魏婴转身去拱了拱江澄伸出来的手。

“你的尾巴……怎么到现在还只有七条。”江澄爱不释手的挠了挠魏婴毛茸茸的下巴,然后明显感受到手上的狐狸身体僵硬了一下。

“江澄,我……”魏婴嗫嚅的说,似乎是不想说出真相。

“到底怎么了。”江澄皱眉,似乎是想知道魏婴到底怎么了。

“没有……没事……”魏婴吞吞吐吐的说,摆明着就是不想让江澄知道他的心事。

也不怪魏婴不想让江澄知道,他堂堂一届大妖狐,竟因为这次的袭击而经脉受损不能再练出九尾。这说出来,饶是不要脸如魏婴也难以启齿。

“魏婴,你快说。你再不说我就亲自检查了!”江澄惡恨恨的扯了扯魏婴的胡须。

紫色杏眼瞪着魏婴的红眸,不难发现红眸里参杂着恐慌,心虚。

“我说的话……澄澄会不会不要我了?”魏婴吃痛的闭上眼睛,再睁开眼时眼底覆着小小的泪珠。魏婴小心翼翼的回望江澄,果然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谁是你澄澄!”江澄听到这称呼,一身鸡皮疙瘩掉了满地,“说吧什么事。不会不要你的。”

江澄叹了口气,到底,还是那这只狐狸没办法。

“我经脉受损,练成九尾……可能没办法了。”魏婴可怜巴巴的看着江澄,身后的七尾都垂下来了。

“什么?”江澄放开魏婴,吃惊的瞪大双眼。然后又很快的平复情绪,静脉受损又不是毁了。他就不信他治不了魏婴。

8

江澄天天下山去寻找珍稀药草,每天变着各种法子喂魏婴吃药。

棌药草不免遇到妖怪,江澄又是坚持自己出门就够了。所以每次回到家里时已经是大半夜了,身上也挂着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伤口。

江澄总是会在魏婴发现以前包扎好,然后用衣服裹的紧密。

是累坏了。

而前些日子又有一场阴阳师大会,江澄不得不参加。

在大会上他又与别的阴阳师切磋了好几回。灵力几乎耗尽。

此时,江澄像个躺尸一样躺在房间内的床上。隔壁一只小兔子跳上跳下的忙着东西。

散落满地的符咒,道具以及染血的绷带被小兔子快速的收了起来。

然后室内弥漫起一股柔和的莲花味,那是江澄最喜欢闻得味道。

“……药煎好了没,赶紧给魏婴送去。”江澄躺在床上,翻了个身,有些不耐的开口。

“好了主人,送过去给魏婴大人喝了。”小兔子赶紧的说。

小兔子知道现在江澄的心情特别的不好,为了不要让江澄炸掉他只能尽可能的不去碰到江澄奇怪的底线。

9

魏婴最终还是发现了江澄给他做的事,魏婴颤颤巍巍的用双脚走去抱抱江澄。才发现,人整个瘦了一圈。

魏婴心疼坏了,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前些日子江澄总是不在家,就算在家脸色也没有多好看。

魏婴喜欢江澄的笑容喜欢的紧了。

“江澄……不用了……”魏婴抱紧江澄,头顶着江澄坚挺的后背。

“……不行,你不能……你的族人……”江澄已经不知道该如何组织语言了,从魏婴抱住他的一瞬间,江澄感觉好象有个什么东西破土而出。

“没事的,我们黑狐……都要死绝了。已经不需要再有个领导者了。”魏婴低声的说,他不想看到江澄如此劳累的模样。他希望他能够一直笑着,这该有多好。

“江澄,你收我为式神吧。从此之后,我只保护你。七条尾巴又如何,我照样能打趴其他人!”魏婴握着江澄的手,然后强迫江澄转过去看着他。

江澄盯着魏婴看了很久,可能也没很久。但是江澄觉得仿佛过了一世纪般,眼前的小少年是他养了两年多的狐狸。也是眼前的小少年,带给他不一样的生活。

江澄鬼使神差的咬破手指,在魏婴的眉间画下符咒。

一个平等条约,平起平坐的主仆关系。

“从此之后,你只能是我江澄一个人的。”

10

众式神对江澄收了这狐狸没多大的惊讶,毕竟对他们来说,这只是早晚问题。

但是当他们有一天一不小心看见江澄在跟魏婴酱酱酿酿的时候,吓得差点魂都要飞了。

然后,自从被发现之后,两人也就开始大胆起来。每天式神们都在被强迫着吃狗粮呢。

魏婴在成了江澄的式神之后,奇迹似的又修成了九尾妖狐。而且法力更胜于从前。

魏婴自然是高兴的不得了,当然更开心的是江澄。

江澄很喜欢魏婴的毛,软软的蓬松蓬松的,抱起来特别舒服。

魏婴特别喜欢江澄的笑容,那是他曾经发发誓要守护一辈子的笑容。

【羡澄】养成系列④

❹庆生贺

江澄到魏婴家没多久就是他的生日。

魏婴其实原本是不知道这事的,是前些日子江澄的亲姐传了一则讯息给他,魏婴才知道的。

江澄亲姐江厌离比江澄大了差不多10岁左右,现在是个初一生。但是因为江氏夫妇出游,江厌离只好先住在江夫人的闺蜜金氏的家里。

江厌离其实一开始是没想住金家的,因为那里有她喜欢的人。但是对方好像不喜欢她。

在11月刚开始的时候,江厌离就赶紧传讯息给魏婴说过几日便是她弟弟的生日也说明那天会去魏婴家拜访。

魏婴对江厌离就像哥哥一样,魏婴也同样把江厌离当作自己妹妹疼。魏婴待江厌离简直是捧在掌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对此,魏婴只表示,我就是妹控,你奈我如何。

好的,但是现在多了一个娃……阿呸,江澄。魏婴照顾他,照顾的简直比小时候偶尔跟江厌离待在一起的时候还要好。

不仅怕弄疼他,还怕摔了,嗑着了,不舒服了。凡是亲力亲为。

而江澄本身又乖,平常没事不哭也不闹。魏婴看着看着倒也挺喜欢的。

魏婴偶尔没事,一时手贱还会抱起江澄对着他的脸一阵揉揉捏捏,白皙的脸颊就这样被他揉的红扑扑。煞是可爱。

江澄有时候也会反抗一下,但是小手只能抓住魏婴的一只手指头,毫无反抗力。

思及江澄也要三岁了,该去幼儿园读书了,魏婴这几日疯狂的买一些儿童书给江澄读。

这就导致了,每天晚上江澄都会抓着一本书,爬到魏婴床上,然后把书放在他脸上要他念。

从此养成睡前阅读小故事的习惯。

一转眼的时间,11/05那天就到了。

一早,魏婴还是一如既往的带着江澄去上班,江厌离还是跟平常一样去上课。但是早上最后一节课上完,江厌离就匆匆赶到魏婴家去了。

这是江厌离在江澄住进魏婴家后第一次踏进去,收拾的整整齐齐,会磕到江澄的边边角角都贴上一层厚厚的模。

然后江厌离看到两只安安分分的窝在软榻上的两只小白兔。

身为一个少女不免喜欢可爱的小动物,江厌离先是走过去然后吸一下兔兔才去魏婴家的厨房忙活。

江厌离虽然年纪小,但是一手厨艺倒是做的连江氏夫妇都讚不绝口。

江澄现在能吃的不多,江厌离想了想还是给江澄做粥然后她和魏婴吃正常一般的食物。

魏婴带着江澄回家的时候,还在玄关就闻到扑鼻而来的饭香味。

下午没吃小点心的江澄此时早就饿坏了,闻到食物的味道后就不断的想要去饭桌。

抱不动突然失控的江澄,魏婴只好放下他然后就看到江澄连他都没看一眼就跑走了。

“姐姐!”江澄跑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江厌离从厨房里出来,整个人乐开了花。

“阿澄想不想姐姐呀!”江厌离开心的抱起江澄,然后逗了逗他。坐在江厌离怀里的江澄笑得咯咯响。

“啧,我养你养这么久都没看你对我那么亲密。”魏婴放下包包后走到江氏姐弟前,低头看着江澄不开心的咕哝到。

“婴哥哥别这么说,我看阿澄也挺喜欢你的阿。”江厌离低头看了一眼江澄,他正睁着大大的眼睛盯着不断冒着热气的粥流口水。

见状,江厌离无奈的拿过江澄的小碗喂了他一口粥。

“姐姐,兔兔。”终于吃到东西的江澄,开心的抓着江厌离的头发然后小手比着在不远处吃饭的两只兔子。

“姐姐知道,兔兔很可爱,所以不能欺负他们,阿澄知道了吗。”江厌离虽然觉得江澄不会这么做,但是还是好好的给他教育一下。

“嗯!”其实江澄不是很懂江厌离在说什么,但是她知道江厌离说什么都是对的。

“阿离,你也赶紧吃饭吧。那小崽子我喂就好。”说罢,便从江厌离怀中抱起江澄,然后坐回自己的位子上把江澄放到自己脚上。

突然离开姐姐怀里的江澄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于是他抬起头看着在他上方弄着他的晚饭的魏婴。

“肚子饿啦?”魏婴一低头就看到江澄的脸,然后感觉自己被重击了。

他的澄澄……他家……江家澄澄人畜无害的看着他,大眼眨巴眨巴的看着他,可萌了!

魏婴捂住弱小的小心脏,觉得这祖宗真越变越可爱了。

“嗯!吃饭饭!”江澄也不想管为什么换了一个人喂他了,他现在只想吃到他姐姐特地为他做的粥。

魏婴失笑,开始一口一口的慢慢喂饱江澄。途中自己吃几口江厌离做的饭。

三人用完饭后,魏婴摊在沙发上玩着他的笛子。江厌离坐在地上与江澄玩兔兔。

江厌离看到魏婴手中的陈情,便心血来潮的想让魏婴吹上一首。

起初魏婴是不想的,但是看到江澄也看着他手中的笛子之好勉勉强强的吹一段他最喜欢的歌。

一曲〈倾君半生承一诺〉就当做给江澄3岁的生日礼了。

记一个脑洞  占TAG致歉

阴阳师澄X七尾妖狐羡

澄澄是个很强的阴阳师,不问世事,居住于山间。一日从兰陵回到家的时候看到庭院里躺着一头浑身是血的羡羡狐狸。
虽然不想管他但还是不忍心看他在那里流血于是把他带回家中。
羡羡本来是九尾妖狐,最顶尖的那种。但是因为被袭击与为了保护族人而功力受损,尾巴折损为五条。
被澄澄带回家后,在他的细心调养下尾巴增长为七条,但是就上不去了。
澄澄给他想尽了各种法子却始终没办法,直到羡羡实在是心疼坏了才跑去跟他说,
“不如,你收我为式神吧。我不回族里了,我就陪着你。九条尾巴算什么,我七条尾巴这样能打赢别人。”
于是,澄澄就收他为式神,然后日久生情blablabla
大概这样###不知道会不会有车###

删文预警###
只删肉文两篇
【曦澄】
中秋节贺文
可能就是注定天生一对的

虽然我是中国境外人士,但我觉得我还是小心一些比较好。如果有想看的朋友可以私信我,我可以给截图

【多CP】当一方生病

CP:羡澄,涣湛,巍澜,长顾,鸣潜
邪教注意
后面越写越烂###

【羡澄】

虽说现在温家被灭,江家也逐渐稳定下来,但积了一桌子的文案却像是永远批不完般一直堆在那里。

魏婴虽然平常也会催促着江澄去休息,用膳但只要魏婴一不注意,江澄就会一头栽在文件堆里不出来。

这下到好,魏婴出去夜猎回来便听到门生慌慌张张的跟他说宗主晕倒啦。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的身体已经自己先动了。

待他回过神来,他已经在江澄的房间门外了。他轻手轻脚的走进去,看到江澄像是在极力忍耐什么一样卷缩在床上。

魏婴坐在江澄床边,轻抚上江澄的脸庞。很烫,脸庞苍白但透着一股不正常的红。

魏婴帮江澄掖好被子,然后走出去给他煎药。

当魏婴回来的时候江澄已经醒了,整个人都还有点迷茫。看到魏婴回来时,他还抬头朝魏婴微微一笑。

魏婴觉得江澄烧坏脑子了,而且还不只一点严重。

魏婴哄着江澄把药喝了下去,然后把他按回被子里告诫他烧退了之前不准起床,然后就走出寝室帮江澄批卷宗。

躺在床上左滚又滚睡不着的江澄,最后还是起身,抓着棉被然后出去找了魏婴。

一放下笔就看到江澄站在他身后,魏婴都还来不及惊讶就赶紧跑过去抱起江澄然后带到位子上。

“阿澄有什么事吗?不是说不要起床吗?”魏婴把江澄抱紧在怀中,亲昵的蹭了蹭江澄的脸庞。

“没什么事,无聊而已。”江澄此时还烧着,讲话带着有些严重的鼻音,竟有些可爱。

“那澄澄就先待在这里陪师兄我吧。”魏婴怀里的江澄乔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然后闻着熟悉的花香,看着魏婴难得认真的脸庞。

一室静谧,却又无比祥和。

【涣湛】

蓝涣觉得蓝湛今日有些奇怪,先不说他今日时常晃神,话也讲的更少了。重点是讲话还带着鼻音。

今日早上一起床,蓝湛就觉得身体有些不适,但还未到很严重的地步。顶多有些头晕。

蓝湛觉得可能是最近太过劳累而导致的,所以也没什么在意。

直到上完早课,蓝湛才发现身体有些不受控制。身体不仅晕乎乎的,还莫名觉得很热。

蓝湛觉得自己该去泡一下冷泉,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所以他把往静室走去的脚硬生生掰回,走去冷泉。

蓝湛没想到此时能看到蓝涣独自一人泡在冷泉中,但也仅惊讶一下,便进去泉中与蓝涣待在一起。

兄弟俩聊了些平常琐碎之事,然后就安静不说话了。但谁也没觉得尴尬。

越泡越晕的蓝湛几乎要一头栽进泉水中,还是蓝涣发现之后赶紧抱起蓝湛才避免了这一场灾难。

蓝湛看着眼前逐渐变模糊的蓝涣,突然觉得有些心慌。他想睁开眼睛,但是身体好象累的完全不想再睁开一眼。反抗不成的蓝湛只能闭上眼睛,与世外隔绝。

连蓝涣着急叫他的声音都没听到。

一直到傍晚,蓝湛才悠悠转醒。

见蓝湛醒了,蓝涣才放下心中一直悬着的一颗石头。

“生病了怎么还不知道要照顾好自己。还跑去泡冷泉,要不是刚好我在旁边,你晕倒了怎么办……”蓝涣觉得自己还是该骂一下这个令他担心了一下午的弟弟。结果还没骂完就感觉到怀里多了个人。

蓝湛抱住蓝涣,闷声的说,“对不起,下次不会了。”

结果还是没舍得骂完,蓝涣抱着烧的滚烫的弟弟,轻声的唱着小时候他时常给蓝湛唱的歌曲。

【巍澜】

全特调局都知道他们的局长,赵云澜,又双叒叕犯胃病了。

据这次沈巍的反应来看,这次特别严重。

局长请假在家,底下的员工当然也跑出去浪了。

好,这不是重点。

被勒令待在家的赵云澜此时正卷缩着自己努力挨过一阵腹痛。

一旁的沈巍端着杯温水,拿着几片胃药,思索着要不要把赵云澜扒开然后喂药。

但是他又不忍心。

沈大美人表示我很纠结。

沈巍坐在赵云澜的床旁,轻声的哄着赵云澜起来吃药。但似乎是疼得神智不清,赵云澜根本没有理会沈巍。

没有办法的沈巍只好一夜守着赵云澜。

隔天一早,赵云澜一睁眼就看到沈巍的胸膛。然后才发现他被沈巍抱在怀中。

虽然身体还有些使不上力,但赵云澜还是抬起手抱住沈巍。

“云澜,还有哪里不舒服吗?”沈巍本来就不用睡觉,赵云澜一个动作就能惊醒他。

“没事没事,就是肚子饿了。”赵云澜啄了一口沈巍的脸颊,然后看到他的脸逐渐变红,顿时觉得什么病痛都好了。

“你乖乖待在这,我去给你煮东西。”沈巍搂紧了赵云澜,然后有些不舍的放开他。起身去厨房给赵云澜备饭。

一碗甜羹,甜至心头。

【长顾】

虽说现在江山太平,但还是免不了一些小战争与一些国家间的交谊。

前些日子顾昀带队去北方进行外交,正值寒冬的北方落着大雪。

这大雪从顾昀抵达之后就没再停过,众人被困在一间小客栈内,出不去也几乎没办法传信出去。

客栈内的资源逐渐减少,但雪没有减小的迹象。

顾昀觉得这样不是办法,于是他叫了现在最年轻力壮的兵士跟他一起趁着雪没有那么大的时候去找人。

两人皆裹着最后重的衣服出去了,但也许是大梁比此地温暖的多,两人竟是还感到冷。

竹伞挡不住落下的雪,披在外面的披风都被淋湿了。再碰上这温度,湿掉的部分隐约有结冰的迹象。

待两人回到客栈,早已过了一天。客栈内的暖炉周围挤着一群受不了寒风的士兵,见顾昀与那名兵士回来赶紧让了个位给他们取暖。

“各位明天准备准备哈,我们可以回家了。”顾昀冻得几乎连话都讲不好,鼻子也因为受冻变得红红的。

“真的啊?怎么回去阿?”士兵甲兴奋的问。

“坐玄鹰回去,明天有一段时间雪会变小,就趁那段时间赶紧走人。”

的确,正如顾昀所说,雪的确变小了。但是这种状况绝不会持续很久,一干士兵手脚麻利的收拾好东西回大梁,投向温暖的怀抱。

早在大梁等候多时的长庚一见顾昀下了马车就赶紧去接住他。

接到心心念念的人时,长庚整个人简直乐开了花。

“心肝,我头晕……”顾昀整个人挂在长庚身上,像隻小懒猫一样蹭了蹭长庚。

长庚先把顾昀带回房间,然后帮他量了下额温。发现竟烫的不得了,但手脚却是冰凉冰凉的。仿佛从北方带回来的寒气还未散去。

长庚吓得赶紧去叫陈轻絮给顾昀诊断诊断,再得知是一般的风寒后长庚也放松了下来。

长庚给顾昀换上一套干爽保暖的衣物,然后亲自给顾昀下厨。

虽说只是一碗白粥配清单小菜,但也足以让醒过来的顾昀感到窝心。

顾昀觉得自己没白养这小孩。

顾昀用完膳后,又开始昏昏欲睡。长庚见状,从顾昀身后抱住他,让他靠着自己休息。

【鸣潜】

程潜苦恼的看着现在黏在他身上的掌门师兄。

严争鸣前几日不慎感染了现下的流行疾病,烧的神智不清的。

程潜这几日没日没夜的照顾严争鸣,照顾的无微不至的那种。

但是一直到今日烧都还没完全退下去,不只程潜,连李筠到担心他们掌门师兄会就此烧坏了他的脑袋。

今天中午过后好不容易清醒了一下,严争鸣便赖在程潜身上不起来了。

滚烫的身体贴着程潜长年冰凉的身体,特别的舒服。

“大师兄……你还醒着吗?”程潜伸手环住严争鸣,低声的问道。

“醒着呢,小铜钱。”严争鸣带着程潜一同滚回床上,然后程潜就被严争鸣抱在怀里了。

“小铜钱陪陪我吧,师兄难受的很。”严争鸣吸了吸鼻子,努力让自己呼吸的更顺畅些。

程潜抬头看着皱着眉的严争鸣,真的感觉到人难受的紧也不多说什么。就这样任由严争鸣抱着,给他当人形抱枕。

“对了,大师兄。你该吃药了。”程潜在昏昏欲睡之际,突然想起严争鸣还没吃药,整个人又醒了大半。

“不吃。”严争鸣闷哼几声然后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师兄,你不吃是不会好的。”程潜试图说服严争鸣放开他逐渐缩紧的手,让他去给他煎药。

“不吃就是不吃。”严争鸣不悦的掀起眼皮低头看向程潜,双手直接搂紧程潜不让他逮到一丝机会下床。

说不过严争鸣的程潜只得作罢,然后舒舒服服的窝在严争鸣怀中睡觉去了。

【羡澄】养成系列③

魏婴19岁,江澄2岁

❸逛个街,甜蜜蜜的

又是一周的周末,闲在家没事的魏婴总觉得该带这不知道几天没出门的江澄出门玩玩。

魏婴熟练的收拾好江澄的奶粉,纸尿布之类的东西,然后把坐在地上玩小狗娃娃的江澄抱起来。

小小一只的江澄也没多少重量,魏婴托了托觉得江澄轻到不需要放婴儿车里。于是就抱着穿着奶猫装的江澄出门了。

来魏婴家生活了一个礼拜,除了每天跟着魏婴去公司以外,江澄没有在去过什么地方。现在看到魏婴要带他出门更是兴奋的不得了。

江澄攀着魏婴的脖子,好奇的四处看看。

两人走着走着就看见一间宠物店,江澄看着趴在软垫上的小狗十分的激动。小手抓着魏婴落在胸前的鬓髮,咿咿呀呀的讲话。

“叔叔!狗狗!!”江澄激动的快要挣脱魏婴的怀抱,迫于无奈的魏婴只得带着江澄进宠物店。

然后把江澄放在小奶狗堆里,自己躲的老远。

他在远处看着江澄跟狗狗玩的很开心,心里是欣慰着,但是他是个标准的见狗怂。

确认江澄不会被狗狗给咬死之后,魏婴心安理得转头过去看着身后的兔子。

白白的小小隻的,特别可爱,特别对魏婴的胃口。

魏婴在店里闲晃着,江澄抱着一只比他小隻的狗狗在店里迈着小短腿努力找到魏婴。

江澄最后是在猫咪那一区找到魏婴,他开心的加快速度然后扑进魏婴的怀里。

然后开心的举起小狗,递到魏婴面前。

魏婴的脸色已可见的速度白了。

他颤颤巍巍的道:“澄澄啊……叔叔怕狗,可不可以把他放回去……”

魏婴也不管什么叔叔不叔叔的,他把江澄放在地上,抖着手揉了揉江澄的头。

江澄抬起头,圆圆的大眼看着魏婴。好象看出魏婴真的不是装的之后,他露出伤心的神色把小狗放回去了。

魏婴在他身后看着江澄恋恋不舍的把小狗放回去,觉得自己好象该做些什么来弥补江澄才行。

他们离开了宠物店,往百货公司走去。

魏婴笔直地朝儿童游戏区走去,然后把江澄放进去玩了。

起初的江澄还别别扭扭的不敢跟其他的小孩子玩,但是时间一长,江澄也在里面玩疯了。

在这段期间,魏婴早就又不知道跑去哪里鬼混了。

游戏区里的小孩在被喂饱,休息后,又开始玩了。

只有江澄一个人还坐在小椅子上看着外面。

当每个小孩都能看到他们的家长的时候,江澄也是希望能看到魏婴的。

“澄澄怎么了?怎么不去跟大家一起玩呢?”场内的一名工作人员轻声的问江澄。

“等叔叔……”江澄又看向了外面,还是没看到魏婴的身影。

不过,这次,魏婴也没让江澄等太久。有了上一次忘了江澄的经验,魏婴总觉得小孩还是时常在他视线范围才好。

当魏婴一出现,江澄便开心的跑过去然后把刚刚画的图塞到魏婴手上。

自己则脸红撇开头。

魏婴看着手中的画,哭笑不得。

他不是看不出江澄在画什么,但是看他把他和他父母姐姐画在一起,然后把他涂的黑黑的。魏婴竟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澄澄呀,怎么把魏哥我涂黑呢?”魏婴蹲下来,看着江澄的侧脸。

“因为叔叔都穿得黑黑的。”江澄小手拉着魏婴的袖子,然后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他。模样说有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澄澄呀,我没在怪你。好啦,咱们回家吧。”魏婴小心翼翼的收好画纸,然后抱起江澄走了。

回家的路上,魏婴顺便买了两只兔子给江澄玩。

【羡澄】养成系列②

❷别忘了带小孩去工作

魏婴再怎么说还是要上班的,所以今天他起了个大早。

他手腳麻利的收拾好所有工作的东西,然后开开心心的出门了。

对,他就是完全忘了江澄的存在。

当江澄醒来的时候,左瞅瞅右瞄瞄没看到魏婴的身影,于是自己奋力的爬出婴儿床然后跌坐在隔壁的魏婴的床上。

江澄爬下魏婴的床,粗心大意如魏婴,门都没有关上。所以江澄很轻松的离开了房间。

江澄独自在房子里绕了一圈,找不到魏婴就算了,还没有食物可以吃。

江澄不知道魏婴去了哪里,他只觉得魏婴只是出去一下子就回来了,所以他乖乖地坐在沙发上等着魏婴。

江澄等着等着就又睡着了。

待在办公室的魏婴一直觉得自己今天好象忘了什么东西,但是他又想不起来,所以他果断放弃思考专心的处理经理交给他的事物。

一直到中午饭点的时候,魏婴坐在一些女同事旁听者他们聊天。魏婴低头叭啦着他的饭时不时加入女同事们的话题。

直到女同事们突然提起小孩,魏婴才觉得好象有个什么东西是跟小孩有关的……

小孩……江澄……完了!

终于想起江澄的存在的魏婴赶紧把饭盒里的饭吃完,然后找到他的部门经理说一下原委然后赶回家去。

当魏婴一开门,就是看到江澄掉着金豆子,委屈的坐在沙发上哭着。

听到有人进门,江澄抬起头,用那哭模糊的视线看向门口。

隐约中看见是魏婴,江澄赶紧爬下沙发跌跌撞撞的跑去找魏婴。

一边走一边哭,还越哭越大声。

“呜……澄澄饿了……不要不要澄澄,澄澄很乖的……呜……”江澄抱着魏婴的小腿,边哭边摸泪在魏婴的西装裤上。

“澄澄没事的,我回来了。乖,在等我一下,我去给你弄吃的。”魏婴虽然对这小孩没啥感情,但看到江澄哭成那样心还是不免揪了一下。

他赶紧蹲下去把饿了一早上的小孩子抱在怀里,一下一下的哄着。

魏婴突然觉得这是他平生第一次用这么快的速度准备好食物,温度适中的米糊,配上热热的牛奶。隔壁小孩闻了都馋了。

魏婴喂着江澄,看着他急着吃的样子,不免感到有些好笑。但是他又怕江澄噎到,只能努力摆脱他不断伸过来的小手,然后把小汤匙塞进江澄的嘴巴里。

一顿餐下来,江澄饱了,心满意足的又睡过去了。魏婴倒是累的开始怀疑人生。

魏婴看着窝在他身旁的江澄,心想是不能在抛下他了但是自己还要工作。

要不请个奶妈?魏婴脑内冒出这一个想法,但又很快取消了这念头。他总觉得小孩还是自己照顾的好。

要不带去工作?魏婴觉得这是现下唯一的办法,所以他把江澄抱起来然后回到房间给他更衣。

魏婴看着行李箱中小小一件的奶牛装,觉得甚是可爱,于是他就帮江澄换上去了。

然后心情很好的把江澄带去工作了。

工作单位中的女同事们看着魏婴怀里的江澄都想抱起来揉揉捏捏。毕竟太可爱了。

江澄虽然不怎么怕生,但是一下子被这么多人注视着他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他紧紧抓着魏婴的西装外套,脸半埋在魏婴的胸膛,他小心翼翼的看着魏婴的同事,然后又抬头看向魏婴。

“叔叔?”江澄奶声的叫了一声魏婴。

“叫什么叔叔,叫魏哥!”这一声叔叔叫的差点没让的魏婴气的差点吐血。

但是江澄还太幼小,不是很懂的魏婴说的话,只是歪头又喊了一句,“叔叔?”

魏婴,卒。



【羡澄】养成系列①

❶千万不要把小孩丢给羡羡照顾



魏婴现在很苦恼,非常的苦恼。他不知道怎么哄一个哭的撕心裂肺的小孩。

他僵硬的站在坐在婴儿车里的江澄面前,试图让他不要哭。

但是一个还未满2岁的小孩哪懂的那么多。于是江澄又继续哭了。

魏婴现在极其痛恨为何他父母的朋友要跟他父母一起出国游玩。还不是一两周内就回的来的那种。

前几日藏色兴冲沖的跟魏婴说他要与魏长泽,江枫眠夫妇一起去环游世界。

魏婴觉得很好呀,所以就很开心的期待着往后一个人的生活。

但是谁料到,昨天在他们出国前,藏色把一个小孩塞到他怀里,然后跟他叮嘱了一堆注意事项然后就离开了。

“江澄呀,你能不别哭了?你告诉我你怎么了好不好?”魏婴戳了戳江澄软软的小脸颊,苦恼的说。

江澄终于发现对他哭没用了之后,小脑袋用着简单的思维转一转,决定自己去觅食。

江澄摸乾脸上的泪,然后脚步不是很稳的站了起来走到婴儿床旁。

魏婴就这样在旁边静静的看着江澄的动作,连看他要开始爬栏杆都没阻止。

他甚至觉得这小孩之后肯定也很会玩。

直到小孩抓不稳栏杆要直接摔在地上前,魏婴才回过神来赶紧接住。

“我的小祖宗呀,你可行行好。我这可是再用生命保护你呢。”魏婴心有余悸的坐在地上,怀里坐着江澄。

但江澄不断在他怀里扑腾闹腾着,小手直接抓向魏婴脸上的肉,不断拉扯。

“饿……肚纸……”江澄还不太会讲话,只能口齿不清的说几个简单的单字。

但也真幸好魏婴听懂了。

听懂的魏婴终于发现为何江澄可以哭那么久了,他小心翼翼的抱起江澄,然后把他放到沙发上,自己转身去厨房给江澄处理米糊。

江澄无聊的坐在沙发上,现在的他正在长牙,看到什么都想要咬看看。

魏婴家里的沙发上堆了很多东西,就象什么公司文件呀,电脑呀,脱下来没挂上去的外套呀,小抱枕呀……

江澄好奇的抓起魏婴的外套,先用小手揉揉捏捏看有没有些奇怪的东西,然后就放心的咬下去。

“江澄!快放开我的外套!”魏婴端着一碗米糊--特别红,走出厨房就是看到这一幕。

江澄闻到熟悉的味道后,果然就放开外套,一脸期待的看着魏婴给他喂食。

魏婴看了江澄一眼,在看了一眼米糊,“江澄,我先替你试一下温度哈。”然后魏婴就当着江澄的面吃了一口。

魏婴觉得挺不错吃的,就是不够辣。但顾及江澄还是小孩子,还是努力的放了很少。

魏婴试了一口之后,就喂了江澄一口。

兴许是被辣到了,江澄嘴一撇,眼里蓄好泪水,准备开始哭。

而这完美的吓到了魏婴,他赶紧放下米糊,轻轻的拍江澄的背,“怎么了怎么了,是不够辣还是太辣?欸,你倒是别哭啊。”

“呜……辣……”江澄虽然很努力的忍住泪了,但是有些还是不受控制的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看起来更加的委屈。

“这不辣呀?江澄我跟你说,你要从小训练吃辣这样才可以……blablabla”魏婴说着长篇大论,途中不忘吃几口江澄的米糊。

江澄就这样看着魏婴吃完他的米糊,还顺便听了他一堆废话。一双紫眼充满了委屈,觉得自己要活不下去了。

等魏婴终于废话完了,他才发现江澄一脸憋屈的看着他,然后他挪了挪小身子转过去不看他了。

魏婴直觉他哄不好江澄了,只得在去做一份米糊给他。

这次他没再加辣椒了。